什么是綜合能源服務?關鍵點在哪里?
發布者:lzx | 來源: 南方能源觀察 | 0評論 | 1814查看 | 2019-03-26 18:02:12    

以9號文為起點的新一輪電改很快又過去四年了,站在四周年之際回首,我們發現,如果說上一輪電改最大的成績是產生了許多新的機構、新的市場主體和世界五百強,那么這一輪電改最大的成績可能就是產生了許多新的業務業態、新的概念名詞和試點示范。(我不是諷刺,這些新的事物都是實實在在非常重要非常必要的?。?。在所有這些新業務新概念中,到目前為止脫穎而出的主角,可能非綜合能源服務莫屬了(9號文及其配套文件所主推的競爭性售電、增量配電和分布式能源最終都指向了綜合能源服務)。


同時很有意思的是,這個主角并不是當年9號文“劇本”所賦予的,而是在改革推進過程中“自然選擇”的結果。(在9號文中,綜合能源服務這個概念甚至都沒有完整地出現,僅僅在“建立分布式電源發展新機制”的改革任務最后提到“允許專業化能源服務公司與用戶合作或以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建設分布式電源”)那么,我們不禁要問,為什么綜合能源服務就被自然選擇成了這輪電改的主角?在電力體制改革沒有獲得實質性突破的情況下(需要國資國企改革推進到電力行業),綜合能源服務在我國到底搞不搞得起來?第三個,要把綜合能源服務真正搞起來,我們的電改和國資國企改革還要在哪些方面必須突破?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我想首先跟大家交流一個觀點,那就是,綜合能源服務對我國電力能源行業而言既是一個創新突破,更是一個回歸補課。要這樣來看待它。


什么是綜合能源服務?


綜合能源服務至今還沒有在我國的改革政策文件中給出過正式官方的定義(倒是有企業和個人試圖定義過,國網南網都出了內部文件,筆者早在5年前就曾組織編寫過內部手冊《走進能源服務》并給出了定義),但這一點都不影響它不可阻擋的蓬勃發展(如同“互聯網”至今沒有也不再需要定義一樣)。大致而言,我們可以這樣認為,綜合能源服務的中心詞應該是能源服務,綜合只是特指其中“一站式、打包式”服務的高級形態或高級階段。而所有為滿足消費者在能源消費中顯性或潛在的需求所提供的一切專業化代理和服務都可以稱為能源服務。


在我國這一輪電改中,進行或試圖進行了互聯網+智慧能源、能源互聯網、多能互補、新能源微網、分布式交易等多個新事物的試點(最近國家電網又提出了泛在電力物聯網,在資本市場引起軒然大波),這些新事物有一個共同特征,那就是它們都是手段和載體,其目的和內容都應該指向綜合能源服務。因為和這么多新的手段、載體特別是“云大物智移鏈”等高端、前瞻技術聯系在一起,使人們產生一個認識,那就是,綜合能源服務是電力能源行業的一個嶄新的發展階段,是因為有了電改和眾多新技術的突破而共同孕育出來的。我們說,這一認識存在一定的誤解和誤導。而澄清這一認識,恰恰對我們的電改和綜合能源服務的健康推進非常重要。


從國際上來看,能源服務其實是一個成熟的事物,最早的能源服務公司(Energy Service Company,簡稱Ensco.)至今已至少有五十歲了。而且有意思的是,并不是我們大多數同志所理解的,是電改形成了能源服務,在國際上真實情況恰恰相反,是能源服務催生了電改,也就是說,能源服務是“電改他爹”,而不是相反。


一般而言,國際上把能源服務分為三代也即三類,第一代是基于合同能源管理的能源服務,第二代是基于分布式的能源服務,第三代是基于能源互聯網的能源服務。第一代能源服務產生于上世紀70年代初,石油?;溝謎鑫鞣繳緇岣叨戎厥幽茉蔥飾侍?,學界政府和社會共同發力逼迫電力公用事業公司大搞基于能效的需求側管理,同時產生了很多專業化的能源服務公司,以合同能源管理、效益分成的商業模式在用戶的存量資產上推行節能服務。但是第一代能源服務推行的效果不很理想,因為它違反了人性,一是讓公有或私有壟斷的電力公司自己為主體、去強顏歡笑努力做減少自己營收的事情,二是合同能源管理的效益首先完全落在了用戶口袋然后硬生生的要人家效益分成讓用戶有失去感而不是獲得感。


于是聰明的能源服務公司們很快找到了第二種商業模式,他們拿著剛剛軍轉民的CCHP(燃氣熱電冷聯合循環)技術和余熱余壓利用技術到用戶身邊投資建設分布式能源站,為用戶提供更加經濟可靠、更高質量的熱電冷水氣綜合能源服務,而且普遍主動跟用戶效益分成返利,這讓用戶們很開心很有獲得感。但很快問題又來了,那就是已經都劃分好地盤的電力和天然氣公用事業公司不干了,他們認為第二代能源服務公司比起第一代要可惡的多兇狠的多,搞搞節能還可以表示支持以秀社會責任、騙政策補貼,現在真刀實槍鬧革命造反搶地盤了那堅決不能答應。于是各種法律安全質量的理由和技術標準的手段都用上了來阻止。


初生牛犢的能源服務公司們也不是吃素的,他們高舉能源效率、能源安全的道義大旗,挾著石油?;畝纈彩撬搗嗣攔嵊?978年通過了劃時代的《公用事業管制政策法案》(Public Utility Regulatory Policy Act 1978,簡稱PURPA),要求天然氣和電力公用事業公司必須公平無歧視地向合格設施(Qualified Facilities,簡稱QF)開放網絡接入(主要是城市配電和配氣網)。隨后歐洲多國也相繼通過了類似的第三方開放(Third Party Access,簡稱TPA)政策法案。


PURPA1978這部并不是專門針對電力行業的法案,由此被公認為全球電力市場化改革的起點,而第二代能源服務公司在其中是打頭陣的,所以我們說,能源服務是電改他爹,而不是相反。再隨后,獨立發電商們(Independent Power Provider,簡稱IPP)搭上這趟便車,推動美國國會于1992年通過《能源政策法案》(Energy Policy Actof 1992),要求大幅取消合格設施的限制,向所有發電商完全開放輸電網,進而打通了轟轟烈烈的現代電力市場體系建設通道。


在電力市場體系建設過程中,隨著酷炫的電力現貨市場、期貨市場、容量市場、輔助服務市場和各類金融工具的引入,剛剛通過能源服務公司們辛辛苦苦和用戶拉近距離的電力行業瞬間又高逼格起來,把用戶擋在了電力市場高門檻之外。這一裝逼的后果就是市場力的濫用和各種市場不穩定,最后集中體現在加州電力?;?。于是業界學界和政府又痛定思痛:一定要有專業的能源服務公司來幫助用戶參與市場、推行需求響應以平衡供需力量,這樣基于能源互聯網的第三代能源服務應運而生,它們在更多的分布式能源、智能電網和儲能技術的基礎上,運用各種信通和工控技術幫助用戶在實現就地平衡和優化之后、又廣泛深入地參與各類市場各種需求響應項目,既在更大范圍幫助用戶優化、省錢、賺錢,又為電力批發市場提供了強大的平衡力量。


除了上述三代能源服務,其實還有一類最基礎的,那就是為用戶能源系統包括配電系統提供基本的建設和運維服務,我們姑且稱之為第零代能源服務。這一類能源服務本來天然就應是開放競爭的,但由于各種原因,在很多場合“用戶工程”往往成為了供電企業的多經三產集體企業的壟斷生意,以前電監會進行過整頓“三指定”專項治理但效果有限,在這一輪電改中,這一類業務作為售電公司的業務延伸和能源服務公司的業務入口再次引起各方重視。


綜合能源服務關鍵點在哪里?


梳理到這里,我想我們大致可以有這么幾個結論、體會和建議,同時也是作為對前面幾個問題的回答:


第一點,能源服務是我國電力能源行業一直缺失或者薄弱的環節,所以有這么一句話“我國電力行業最大的不平衡是前一千公里和最后一公里之間的不平衡,最大的不充分是用戶選擇和用戶服務的不充分”。我們有一個“一竿子插到底”的電力系統,但“獨木不成林”,我們還需要一個為各行各業能源用戶提供各類服務的業態系統,需要十幾個大的能源服務巨頭帶著數以萬計的能源服務公司,“百花齊放才是春”。這個課要補,什么時候都不晚,這一輪電改以能源服務為主角,大力培育能源服務新業務新業態,非常正確非常及時。


第二點,第零代和第一代能源服務在現有體制下就可以做,所以可以作為新生的能源服務公司們進入這一業態的入口,但政府部門需要加強市場秩序維護。


第三點,現在回過頭來通讀9號文可以發現,9號文的重點其實就是大力培育推進第二代也就是基于分布式的能源服務,因為競爭性售電和增量配電的歸屬也是能源服務。但是第二代能源服務要培育起來,最重要的就是配電網的公平無歧視接入,這一點雖然在9號文及其配套文件中有描述,但缺少剛性約束的手段。所以我們可能需要一個中國版的“公用事業管制政策法”,真正實現配電的公平無歧視接入。同時,能源監管機構需要加強力量跟上形勢,不要一心等著電力市場建起來才作為,而是現在就要把監管的重中之重放到“公平無歧視接入”上來,這是所有國家能源監管部門的職責重點。


第四點,第三代也就是基于能源互聯網的能源服務雖然現在說的最熱鬧,但它的一個重要的前提也就是“電力市場體系的建立”現在是缺失或者說很不完整的。這么說來,是不是現在就完全不能做了呢?也不是。大市場的到位只是為用戶提供更大范圍更多領域的優化手段,沒有也沒關系,我們可以認真做好局域能源互聯網,做好內部優化或者稍微突破一點做好身邊的優化,這里面仍然大有作為大有文章。這一次關于轉供電的情況摸查表明,中國至少有40萬個轉供電主體沒有供電牌照但事實在從事供電業務,如果我們的能源服務公司們能夠和這些轉供電主體合作,帶著先進的技術與和解決方案,將這些轉供電區域跨越式提升為基于能源互聯網的能源服務區域(在這里推行不觸動電網企業的既有利益格局),這將是我國電力能源行業改革發展的一個驚喜。這是完全有可能的,就如我國廣大落后山村直接跨越進入移動互聯時代一樣。


第五點,以現貨市場為主要內容的電力市場體系建設是電改回避不了的問題,但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這些年的推進很不樂觀。強行在現有路徑上推進,無論搞省級的、區域級的還是國家級的,其實都有難以克服的硬傷。我們不妨調整一下思路,按照電力市場建設服務綜合能源服務的定位,將基于配電網的現貨市場建設作為突破點,或許可以得到又一個驚喜。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