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企業頻頻出售電站給國企 補貼拖欠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發布者:lzx | 來源:智匯光伏 | 0評論 | 481查看 | 2019-05-30 11:17:00    

在大多數人的概念里:企業有收入,就應該繳納相關稅費;沒有收入則不必繳稅。而在可再生能源領域,則存在一種看似滑稽的合法現象:


可再生能源電量的補貼款已經被拖欠3年多,什么時候能拿到尚不清楚,但與補貼款相關的稅必須先繳納!即“收入,3年后甚至更久才能到賬;稅,先繳了!”這是業內的普遍現象,而且,這種情況是完全合法的。


近日,《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未至,稅費先繳?》報道以上這一情況進行。為什么會發生這一情況呢?先說一下,補貼部分是否需要繳稅。


一、補貼部分也需要繳稅



國家發改委歷次的價格文件中,風電、光伏標桿電價都是全電價含稅的。以2019年的光伏電價政策為例。Ⅰ類資源區的0.4元/kWh,是全電價含稅的,而不僅僅是脫硫煤電價部分含稅。因此,補貼部分的電價也是需要按13%繳增值稅的。


二、補貼收入要繳哪些稅?


目前,風電場、光伏行業涉及的稅種包括:增值稅、城建稅、印花稅、教育附加、所得稅及消費稅等,其中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比重最高,分別為25%和13%。


1、增值稅


按照13%計征。風電項目享受即征即退50%的優惠政策,光伏電站在2018年底之前享受即征即退50%的優惠政策,從2019年開始全額繳納。


由于風電場、光伏電站都屬于初始投資高的項目,初始投資形成的進項稅抵扣,抵扣年限約4至7年(具體看項目情況)。因此,在電站建成前3年,基本上不需要繳納該稅收。


2、所得稅


項目經營產生利潤,按照利潤額繳納所得稅。目前的稅率為25%。


國家稅務總局等于2008年印發的《關于公布公共基礎設施項目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2008年版)的通知》中,由政府投資主管部門核準的風電、太陽能發電新建項目列入“公共基礎設施項目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享受“三免三減半”稅收優惠,即符合條件的企業從取得經營收入的第一年至第三年可免交企業所得稅,第四年至第六年減半征收。


3、其他稅


除了增值稅、所得稅之外,每月按照收入金額的萬分之三計算印花稅并繳納;當實際繳納增值稅時,還需要在增值稅繳納金額的基礎上按照12%繳納城建稅和教育費附加。


三、補貼未到賬,為何要先繳稅?


企業人員普遍反映:


風電場或光伏電站的脫硫煤電價部分收入、補貼部分收入,都是按照權責發生制,在發電的當月確認,同時計提增值稅銷項稅額。


一般增值稅按照月度報稅,所得稅按照季度報稅。只要財務報表上確認收入,按照權責發生制,就要繳納相關的稅收,與實際現金收入無關。


在實際操作中,企業一般把拖欠的補貼收入記為“未開票收入”,按照金額先把稅繳了,等若干年后收真正到補貼時,再按實際金額進行抵扣。


由于未納入補貼目錄的項目,主要是2016年3月份之后建設的。項目建成剛剛三年,目前所得稅還享受“三年免征”的優惠,增值稅還未抵扣完成,大部分項目補貼部分形成的稅收,還沒有實際繳納,因此對此部分稅收造成的補貼壓力體會不深刻。一旦所得稅過了三年的免征期、增值稅抵扣完成,企業會馬上感受提前繳納補貼部分的稅收造成的壓力。


目前,部分進入前七批目錄的項目,補貼也產生了拖欠,然而這部分項目的稅收也一直是提前繳納的。由于這部分項目已經過了稅收優惠期,稅收產生實際性繳納,所以“補貼拖欠,補貼稅先交”的窘境讓很多企業叫苦不迭,尤其是西部地區的光伏項目。


舉個極端的例子,以西藏的光伏項目為例。西藏政府發布的《關于進一步規范和理順全區上網電價及銷售電價的通知》(藏政發[2018]20號),對光伏項目的基礎電價進行了調整。



西藏之前國家給予1.05元/kWh的標桿電價。由于西藏政府將基礎電價降低了0.15元/kWh,但補貼部分不變,因此業主實際結算的電價應該是0.9元/kWh;但在補貼拖欠的情況下,業主拿到手的僅有0.1元/kWh。


增值稅按照13%考慮,僅增值稅一項就要繳納0.1035元/kWh,已經高于業主實際拿到手的0.1元/kWh!如果再考慮所得稅、城建稅及教育附加等,就更高了!每拿到手1毛錢的收入,要交1毛多的稅,而且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


當然,西藏是一種特殊情況,但青海、云南分別按照0.2277元/kWh、0.18元/kWh的水電交易價格作為基礎電價結算,企業的補貼一旦被拖欠,遇到的情況往往是稅后收入甚至不足以維持日常運營!


四、我們在給3年后的收入交稅!


第七批目錄納入了2016年3月份之前并網的項目,2016年4月份并網的項目,補貼已經被拖欠了3年零1個月;而第八批目錄什么時候發放,還是未知數。雖然補貼要被拖欠3年、4年甚至更久,但企業仍然要依法納稅。


在這個過程中,風電企業、光伏企業,稅務部門,大家都在依法收稅、依法交稅,誰都沒有錯!然而,形成的結果卻是如此滑稽!


我國的電力有水電、煤電、氣電、核電、風電、光電、生物質電等各種電力形式,每種電力的電價中都有一定的補貼。(詳見:煤電、水電、核電、氣電的補貼都足額到位,為啥就拖欠可再生能源?)其中,有比可再生能源電力便宜的水電、煤電,也有貴的氣電、核電。然而,除了可再生能源電力之外,其他所有電力形式的電價都采用了“一部制”,即全部電價由電網一次性結清,只有可再生能源電力采用了兩部分結算的方式。


“一部制”的結算方式,絕對不會產生這種“錢未收到,稅先繳納”的怪現象!“電價分兩部分結算”加上“補貼部分被拖欠”是目前一切問題的根源。


為什么可再生能源電量就不能跟其他所有能源一樣,采用“一部制”的結算方式呢?


五、結語


補貼拖欠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以光伏項目為例,2017年并網的光伏項目,度電補貼大概是0.5元/kWh;按照1200小時的年利用小時數考慮,1GW的光伏項目發電量為12億kWh;則拖欠一年產生的補貼拖欠金額就是6億元!


對于國有企業,貸款利率是基準利率4.9%,大約1GW一年產生2940萬的財務成本;三年就被拖欠18億,三年累計產生的財務成本就是1.764億元!


對于民營企業,貸款利率是大概是6%左右,大約1GW一年產生3600萬的財務成本;三年就被拖欠18億,三年累計產生的財務成本就是2.16億元!


試問:中國有多少企業三年的利潤有2.16億!這也就是為何最近民營企業頻頻出售電站給國有企業的根本原因。


晶科董事長李仙德的文章《華為給我們的啟示:戰略耐心》中也提到了補貼拖欠問題。補貼拖欠,已經成為所有可再生能源企業心中的痛!甚至讓企業家對政府的信心產生了質疑!“信心比黃金更寶貴!”不是嗎?


希望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問題早日解決!希望這種“合法又滑稽”的現狀早點結束!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