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試點捷報頻傳 電力現貨市場將面臨怎樣的未來?
發布者:lzx |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 0評論 | 368查看 | 2019-05-31 18:52:53    

2019年5月是國內電力現貨“大月”:30日浙江啟動模擬試運行;29日蒙西召開市場建設試點工作推進會,預計6月30日前現貨將啟動模擬試運行;15日廣東迎來首個試結算日。加上此前進入模擬試運行的甘肅、山西,自2017年8月首批8個試點確定以來,過半數試點交上了首份答卷。


為了這第一份答卷,有的省區核心設計團隊和市場主體數十次連夜討論方案規則,有的省區相關負責人提及方案設計時數度哽咽,也有的面露遺憾……一位上一輪改革的市場核心設計者曾感嘆,那時是真的緊張,數日徹夜難眠。


一場數千人投入心血的事業能否行將致遠?


電力現貨市場的建設不僅難在其對現有從業人員思維的挑戰,對當前硬件系統提升的要求,更在于它將倒逼市場之外的機制革新,否則事業或會成為盛宴,而盛宴終有散去的一刻。越來越多的業內人士認識到,國內推進電力市場化改革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特色是,國有企業為主角的市場主體。而計劃經濟時代的電力行業運作規則與國有企業的管理運營機制是一脈相承的,當前者發生劇變時,后者必然遭遇挑戰。


最典型的一個現象是,供需雙方通過競爭達成交易必然導致優勝劣汰,而當前國有電廠(用戶)的退出機制難以配套市場的節奏。據筆者了解,在經歷了數年直接交易之后,因為高煤價、低電價的雙重壓力,部分國有電廠已經關停,但這些在競爭中被淘汰的機組缺乏相應的資產處置渠道,其母公司每年依然要承擔數十億的銀行負債等費用,這顯然打擊了發電側參與市場的積極性。


供給過剩,引入競爭,效率低的供給方被市場淘汰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計劃向市場的轉軌期,對上一個時代里發生的投資成本的補償,以及探索適應市場化的國有資產處置途徑至關重要。


另一個影響電力市場化的因素是國有企業現有的考核體系。


以發電側為例,在舊有的框架規則下,利用小時數是各個電廠都“在乎”的指標,這就導致搶電量這個目標的優先級排在了基于成本測算獲得相應收益之前,對市場形成的價格信號提出了挑戰;電網側目前已在輸配電價監管體系之下,不斷精細化的監管規則有利于電力市場化的推進,但電網企業所面對的利潤考核指標則可能導致其把發展重心從單純的網架建設轉向競爭性業務,長此以往并不利于普遍服務水平的提升,也會對電力市場最終要達成的優化資源配置的目標產生負面影響。


電力市場化的迅速推進也將促使現有監督管理體系進行革新。由于國內電力市場建設剛剛起步,能源相關主管部門往往在規則制度的設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位政府相關負責人曾說,在市場發育初期,應當客觀地看待行政干預,如果沒有行政干預,市場是建設不起來的。


但隨著市場的逐漸成熟,政府主導設計市場的手應當收回去,而具有一定“上帝視角”的監管的手要變得更強。這或許意味著相關主管部門將不再著眼于極為細微的規則變化,并通過這些細微變化去影響市場主體的競爭行為,而是定下框架和邊界,一旦有“玩家”觸犯紅線,就要受到相應的懲處。


此外,在經歷了數年直接交易之后,市場的不斷演進也將促使監管者通過法律途徑履行其監管職責。也許,在不久的將來,由監管者發起的、市場主體為被告的曠日持久的官司也會在國內發生。而這正是市場“長大”了的表現。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