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綜合能源業態 助推能源結構優化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電業 | 0評論 | 446查看 | 2019-10-12 09:26:33    

電力和能源領域技術進步的步伐是不斷加快的,在智能電網的基礎上,構建綜合能源或者是能源互聯網,實現不同能源之間的互通互濟和即插即用,提高能效,提高整個系統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已成為世界各國共同關注的焦點。


隨著我國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持續深入和系列政策文件出臺,以微電網為中心的綜合能源服務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但同時也面臨著政策、技術和產業發展等各方面問題。近日,在中國能源高端論壇上,業界專家學者等圍繞“微電網與綜合能源服務”進行了主題報告、專題演講及圓桌討論。


綜合能源發展是方向


對于綜合能源服務的認識,國網江蘇省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夏勇認為有以下幾個方面特點:


一是較傳統能源服務具有顯著優勢,是能源服務發展的重要方向。具體表現為:市場潛力更大、供給效率更高、消費黏性更強。綜合能源服務范圍進一步向煤、油、氣、電等各領域拓展,甚至把能源產業上下游各環節,產品的形態更具數字化、市場化和個性化,競爭優勢將更加凸顯。


二是綜合能源服務具有社會和經濟雙重屬性,應以提高社會綜合能效、降低用能成本為目標。其社會屬性,很顯然要求綜合能源服務應該服務于能源消費革命,提高全社會能源系統利用效率,用盡可能小的環境代價,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其經濟屬性要求,綜合能源服務應能夠為用戶降低用能成本,帶來實實在在的經濟價值,吸引各類市場主體參與,不斷擴大市場的蛋糕。


三是綜合能源服務業態培育需要樹立互聯網思維,營造開放、共享、共贏的生態圈。綜合能源服務產業聚集程度越高,并且效益好,市場空間就大。綜合能源服務尚處于起步階段,需要各級政府部門在政策層面予以扶持,在規則方面加以引導,需要國有企業和非公資本企業等各類企業共同參與,加強跨界融合和創新合作,實現共贏發展。需要社會各界大力支持,將各類分散的沉睡資源作為公共資源集中使用,發揮出應用的價值。


四是電網企業處于綜合能源服務業態的中樞地位,應發揮更大的作用。電能是唯一能夠實現各類能源自由轉換的介質,電網作為連接能源供給側和消費側的能源配置平臺,在整個源網和各類要素資源方面具有先天性優勢。電網企業應加快能源互聯網硬件基礎設施建設,打造綜合能源服務平臺,帶動上下游企業共同開拓綜合能源服務市場,助力政府構建綜合能效評價體系,推動業態良性發展。


多能互補是必由之路


2014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四個革命、一個合作”,強調能源安全是關系國民經濟全局、戰略性的舉措?!八母齦錈?、一個合作”,特別是能源的消費革命、能源的供給革命、能源的技術革命、能源的體制革命,包括提出了洽談國際合作,在今天看來都具有十分戰略的意義。天津大學賈宏杰教授表示,結合“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轉型發展,就是要向低碳、清潔、高效發展,而且這個轉型目標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目前,可再生能源已經逐步替代化石能源、分布式能源也在加快替代集中式能源,傳統化石能源的高效清潔利用,多種能源如何在網絡之間的融合和互補,成為我們今后能源發展一個業態。


綜合能源這個概念提出之后最終是要解決問題,對于我們所面臨的困境,例如可再生能源如何消納等問題,賈宏杰認為,如果從多能互補的角度來講,也可以幫助電力公司更好的來消納。多能互補一個內在的本質,就是可以提升能源利用效率。例如大家都知道的CCHP、熱電聯供,高能的部分用于發電,剩下的能源轉化為熱能,高品位、低品位的可以同時利用,所以能源利用效率可以有效提升。在我們國家能源缺少的情況下,走多能互補是一個必由之路,而它背后就是一個多能優化,就需要我們綜合能源。


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原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總經理陸啟洲表示,實際上綜合能源一是要解決能源錯配問題,做到多能互補和能源的梯級使用,從而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一般來講綜合能源系統有一條杠,不能達到80%以上,應該說這個系統是不成功的,達到80%是一個起點。第二是支持能源創新。也就是怎樣在能源不錯配的條件下來提高電力在最終能源的使用率。他認為這是能源創新當中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尤其像咱們作為發展中國家,電力在能源當中的使用比重應該是越高越好,因為我們具有后發優勢。


中國能源研究會特邀副理事長,南方電網公司原總經理鐘俊指出,現在商業模式還在探索之中,關鍵問題是我們現在成本太高。一般來說,新興事物發展初始階段成本都高,以前風電建設的時候成本也高,現在降下來了。以前光伏成本很高,現在也逐步降下來了。微電網和綜合能源服務聯合在一起,要提高綜合效能,要加強系統的可靠性、降低成本,這是微電網發展要達到的目標。


提高用戶側服務能力


華東設計院智慧能源室主任吳俊宏覺得應該去圍繞用戶需求重新去定位微電網。綜合能源服務最大的價值,是因為在做綜合能源服務的時候打通了業務鏈很多環節,提升了整個能源生產、使用業務鏈上的效率。當然,不是全產業鏈都做,否則綜合能源服務帶來更多的可能是對于企業更大的負擔,反而提升不了效率。


他舉例表示,比如說智慧熱網,以前我們只做熱電廠生產的企業,它從熱電廠的生產到熱網的管理,到用戶的用熱管理,把這條業務鏈打通之后,提升了整個熱的用能和用戶使用的效率,這就是一個比較典型的綜合能源服務。微電網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通過我們把分布式電源的生產,通過配電網和冷熱官網的傳輸,一直到用戶。實現了“源—網—荷”統一管理,實現效率提升。所以這是大家比較認同的觀點,微電網是典型的綜合能源服務的一個應用場景。


既然微電網是這么好一個東西,為什么現在微電網商業化發展不起來呢?他說:“我們知道其中一個問題,應該是外部的電力市場環境還不足夠支撐我們微電網很多特點去發展,不光是微電網考慮到的很多跟電力交易相關的售電,以及外部一些利用微電網的特性參與的一些輔助服務。在這方面外部的電力市場還不足以微電網有足夠的商業價值。另外一方面,因為微電網的發展,或者是微電網定位還沒有足夠圍繞用戶的需求。什么叫沒有足夠的圍繞用戶的需求?圍繞用戶的需求指的是需要有用戶的實際價值,用戶或者市場愿意為之買單的一些需求?!?/p>


吳俊宏認為微電網要成為一種有價值的綜合能源服務業態,應該進一步圍繞用戶需求。具體的用戶需求有哪些呢?第一是隔墻輸電的問題,當然隔墻輸電可能跟我們交易機制和過網費機制有很大的關系。第二是怎么在做用戶側服務的時候,能夠通過與電力市場的互動獲得更大的價值。第三則是我們如何以更合法的身份去做用戶側的能源服務。


吳俊宏表示,為了讓微電網能夠更加商業化發展,可能需要先期更加圍繞用戶的需求去考慮,就是把一些微電網,跟用戶需求價值不大問題進行弱化,把這些問題交由市場去考慮;讓微電網去賦予用戶側一些能源服務,給予一個支撐合法的環境。比如說剛才談到的以轉供電為基礎的供電服務給他們一種合法的身份。為什么要是用微電網給予這類身份呢?“因為我覺得現在這么多轉供電不可能全部都讓他們以某種形式去經營,但是微電網能夠做到對用戶更好地精細化管理,“源-網-荷”精細化管理之后,因為它對電力系統是有更高效的作用,所以我覺得可以做這么一個事?!彼?。


“最關鍵是觀念上的挑戰”


賈宏杰在主題報告中提到,關于綜合能源服務,我們國家在關注,其實國際上也都在關注。例如美國從2000年前后就已經開始提了,他們已經在國內做綜合能源發展的相關規劃,并且通過立法的形式要求。


歐盟在新能源、綜合能源這個領域里應該說開展的非常早。最近一個典型的例子——“2020地平線計劃”,在2014年前后,歐盟把原來的框架協議調整為2020年,也就是不按五年一次,一下調整到2020年。總投資大概是750億歐元,大家都知道歐洲很多國家的經濟也不太好,收錢其實不太好收,好不容易大概攢了750億歐元,各個領域都在要錢,各個國家都在要錢,但是在綜合能源這個領域有兩大領域,一個是關于城市交通、一個是關于能源的,政府總共投了大概120億歐元,約占總投資的1/8,就是16%。表明歐盟確實看好綜合能源的發展。


這個領域到底有哪些挑戰呢?賈宏杰認為最關鍵是觀念上的挑戰,“因為人的心思是最難改的,而一旦改了、認定這個東西,后期我們再攻克技術,技術問題總是能夠解決的。但是扭轉思想觀念很困難,以前我們電力、燃氣、熱力已經獨立這么多年工作,現在突然擱在一起來做協調,在觀念上還是要花一定的時間的?!彼?。


助推能源結構問題的解決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進入一個高質量發展階段。發展綜合能源,就是踐行能源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關鍵舉措和內生的動力。夏勇指出,進入新時代,經濟社會對電能服務的主要訴求轉化為滿足低碳、價廉、高效的能源供應與服務需求,重點需要解決能源結構問題。要求能源行業進一步優化能源供給結構,降低用能成本,提高社會綜合能效。


他表示,構建綜合能源業態有助于推動能源結構問題的解決,是化解新時代電能服務主要矛盾的重要舉措。具體表現,夏勇歸納了三個方面:


一是優化能源消費構成,2017年我國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當中占比13.6%,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4.8%,與歐洲25%、北美18%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煤炭消費在一次能源消費當中占比為60%,遠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8%,所以說綜合能源服務致力于研發和推廣綜合智慧能源技術,抑制不合理的能源消費,能夠促進能源結構帶來的問題。


二是提高能源系統整體利用效率,2017年國際每萬元GDP能耗水平為0.29噸/標準煤,我國每萬元GDP能耗為0.58噸/標準煤,江蘇每萬元GDP能耗水平0.462噸/標準煤,應該說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較大的差距。綜合能源服務能夠直接降低企業設備能耗,減少總體排放,有效克服簡單電價帶來的企業降耗壓力弱化,低碳轉型動力不足的缺陷,促進用能結構優化,提升社會整體的能效水平。


三是助力消除清潔能源發展的瓶頸,電網規模不斷擴大,結構日趨復雜,存在調峰能力不足,難以適應清潔能源大規模并網消納問題,部分地方還存在棄風棄水棄光問題。江蘇電網雖然很大,應該說前幾年我們可再生能源是全消納的,隨著新能源不斷的發展、擴大,消納壓力也逐步增加。綜合能源服務能夠打破不同行業能源行業之間的界限,增強能源生產、傳輸、存儲、消費等各環節的靈活性,提高清潔能源占比,實現能源生態圈的清潔低碳化。


綜合能源發展未來可期


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吳吟在論壇中表示,在政策、環境、技術、需求多重驅動下,未來我國能源領域將會釋放出來很多新的動能。表現在需求側是多種消費的新模式,表現在供應側是多種新能源產業的新業態。所以說,我們當前是面臨著一種很嶄新的歷史機遇。


他總結了我國未來能源領域發展要在四個方面實現突破。第一是由單一的能源系統向綜合能源系統過渡。第二是實現橫向多能的互補。第三是縱向實現“源—網—荷—儲”,因為現在儲能也是日新月異的發展,逐漸協調,特別是要實現綜合集中供能與分布供能的有機結合。第四是未來的電網可能從我們原來的所謂的單向從上而下變成了多層次的供應。


他表示希望用四多”來實現“四減”,從而達到能源發展所追求的目標?!八畝唷鋇諞皇嵌嗔?,就是消納,要考慮我們能夠產生什么垃圾,怎么把它消除掉。包括農村的秸稈等等,它也是我們好的能源。第二是多聯供,就是供熱、制冷、供電、供熱水,主要是用戶需要的能源服務,我們都要滿足。第三是要多聯網,萬物互聯。第四是多聯保,通過多種能源來保障我們的能源安全可靠。


“四減”,第一是要減量,就是節能,第二是減耗,減少能源消耗,實際上是提效。第三是減排。第四是減費,就是怎么做才能更經濟。


如何落實這些目標?吳吟表示,第一規劃要超前,第二政策要到位,像節能、儲能等等。第三技術要創新。現在我們具備很好的條件,技術創新,特別是人工智能加上5G服務,對于我們的創新應該說有很大的支撐作用。第四是體制要改革。


“如果微電網有一個比較好的、比較快的發展,一定要處理好微電網和大電網的關系;要處理好支持微電網發展和提高綜合能源水平的關系;要處理好支持微電網發展和電網安全,以及用戶安全的關系;要處理好單一服務和綜合能源服務的關系?!彼?。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