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業現金流告急,金融馳援初起
發布者:lzx | 來源:財經 | 0評論 | 1107查看 | 2020-02-03 10:24:23    

疫情蔓延令本就身處經濟逆周期的中小企業雪上加霜,盡管馳援舉措已開始出臺,但他們企盼更大規模的政策扶持,比如減費降稅。


“坐了一天,小鳥飛過10只,行人8人,車輛30輛,未發現可疑情況?!蔽庥暉腹袼弈詰穆淶卮?,打量著周遭一切。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下稱“新型肺炎”)疫情影響,從1月20日至今,她在重慶經營的5間民宿僅入住了一間,且入住時間只有兩天。


若這樣的情況持續至3月底,吳雨近兩年的投入將付諸東流:前期的裝修成本、日常的房屋維護費、已繳納的房租、推廣平臺的接入費……原計劃在今年春節期間卯著勁來個“開門紅”,未曾想最終變成她一個人的孤獨與無奈。


這種感受,對遠在千里之外的林珂并不陌生。林珂是北京一家小型旅行社的負責人,隨著疫情惡化,全國旅行社團隊游被叫停。他現在只有一個工作:協助用戶退團。


“即便目前疫情終止,旅游行業恢復也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考慮到后期的人力成本等,可能會選擇解散小團隊,另謀副業?!繃晝嬖諼⑿哦曰爸辛淙爰父觥壩裘啤?,最后向記者調侃稱,“實在不行,就回家種菜養豬”。


受到新型肺炎疫情影響的絕不僅僅是民宿、旅游等行業。恒大研究院院長任澤平在《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分析與政策建議》(下稱《建議》)一文中指出,從中觀行業的影響來看,餐飲、旅游、電影、交運、教育培訓等行業沖擊最大,醫藥醫療、在線游戲等行業受益。簡單估算,電影票房70億(市場預測)+餐飲零售5000億(假設腰斬)+旅游市場5000億(完全凍結),短短7天,僅這三個行業直接經濟損失就超過1萬億,占2019年一季度GDP21.8萬億的4.6%,這還不包括其他行業。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疫情陰霾籠罩,身處行業之中的微觀個體(中小微企業、個體經營者等),已然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現金流告急


疫情之下,首當其沖受到影響的便是餐飲企業經營者。為防止疫情蔓延,多家餐飲企業被迫宣布暫停營業,隨之而來的房租、食材積壓、人員成本等問題,一夜之間全都擺在面前。


“對餐飲企業來說,這不是影響,也不是沖擊,而是打擊?!蔽鞅摧媧澹ㄏ魯啤拔鞅礎保┒魯ぜ止誚郵薌欽卟煞檬北硎?,西貝本想在2020年“大展拳腳”,扭轉2019年不太有利的發展形勢,但疫情的突然到來,打亂了既定的規劃。


據多名餐飲企業經營者透露,雖然2019年整個餐飲行業仍然呈現增長態勢,但處于經濟下行周期,疊加客流不足、原材料上漲等因素,不少餐飲企業業績出現明顯下滑,尤其是一些連鎖餐飲品牌,日子更是難過。


不同于部分餐飲企業提及房租、食材積壓等帶來的成本攀升難題,在賈國龍看來,當下西貝所面臨的問題主要集中在2萬多員工的工資支出。


受疫情影響,部分地方將春節假期延遲至2月10日,但在此期間,員工工資仍需按照國家要求如常支付?!拔頤竅衷謨?萬多員工只能在宿舍待著,差不多1萬員工回了家。家里的來不了,宿舍的放不出去,后者得管好吃、管好住、管好安全,在員工沒有開展工作、公司無經營收入、何時復工存未知數的情況下,工資如常全額支付所帶來的壓力確實很大?!奔止蚣欽咚懔艘槐收?,西貝共2萬多名員工,每個月正常的薪水支出近1.6億元,3個月的話就接近5億元。


雖然員工規模未及西貝,但巴奴毛肚火鍋創始人杜中兵亦深有感觸。其告訴記者,伴隨年末結清貨款、支付員工工資及年終獎等,企業現金流吃緊,很多餐飲企業本想依靠春節消費“回血”,但在疫情影響下,不僅沒有營業收入“進項”,還變成了純支出。若一個月沒有現金流進賬,只有現金流的支出,大部分餐飲企業很難扛過一個月。再往壞的情況想,至少得做好6個月的現金儲備,才能抵抗風險。


但對于大多數餐飲企業來說,眼下能扛過一個月就已十分艱難?!拔宜詰募父霾鴕笠蹈涸鶉宋⑿湃?,最近天天都在討論現金流問題,有的甚至考慮通過大眾點評、餓了么等平臺申請借款渡過難關?!蹦巢鴕笠蹈涸鶉吮硎?,若疫情持續,現金流問題將成為2020年壓倒不少餐飲企業的“最后一根稻草”。


幾乎同一時間,在這場突如其來的打擊之下,餐飲行業的個體經營者亦面臨“生與死”的難題。


“預計支撐到陰歷2月初,如果依然不開工,肯定得裁員?!幣晃荒灘璧昀習逑蜃約旱母緱峭虜?,當前疫情對店鋪帶來的影響。


該老板介紹,店內雇傭的阿姨的月工資水平在3000元左右,如果拖到陰歷2月初還不能開工,只能將一些人辭退。而3000元的收入對這些家庭是什么概念?“一般都是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所以,這些人一旦被辭退,他們的家庭生活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p>


若疫情再繼續惡化,恐怕奶茶店也只能關門大吉。在記者近日采訪的多名個體經營者中,陷入與奶茶店老板同樣困境的不占少數。


停工之后面臨倒閉


無獨有偶,還有更多的行業和企業在疫情的影響下“煎熬”。


本欲在國外享受春節假期的某溫州建筑企業董事,此刻內心充斥著焦慮和不安。受疫情影響,若在正月月底前公司還不能正常動工,他將面臨項目逾期違約、租賃設備高昂租金的成本支出。


該董事所在建筑公司有幾十個項目,每個項目有幾十人甚至達上百人,工人總規模達萬人。據其介紹,該企業屬于假期偏長行業,往年一般都在正月十二才正式開工,但是今年毫無預計,只能等待通知,所有項目處于停滯狀態。


在他看來,即便可以復工也沒有意義,因為工人根本回不了溫州。根據地方最新將假期延至2月10日的安排,即便當天上班,該企業也只有幾個人值班?!霸諼輪?,工廠基本都不能復工,影響很嚴重?!?/p>


該董事介紹,他旗下的一家混凝土公司,在150人的司機中,湖北人占比達40%,“這些人肯定都回不來,場地必然停工?!?/p>


項目停止對這家公司的損失是工期延誤,工期延誤導致的直接結果是賠付甲方逾期款,另外還有很多租用設備,即便不開工也有租金支出,“工期延期還可與甲方進行商討,但是租賃設備都有合同,設備租借方也有成本支出,比較難協商?!?/p>


另據上述董事介紹,雖然屬于建筑行業,但是公司行政人員都是帶薪放假。初步統計,該公司租賃設備的租金成本一天達幾十萬元,帶薪工資成本一個月也有幾百萬元。


假期期間,該公司財務賬戶全部處于停滯狀態。雖然這家年營收規模在幾十億元水平的建筑公司還有一定的余額資金,但是項目停滯帶來的損失亦是一大打擊。


頗具規模的企業尚且困難重重,一些小型甚至微型企業恐怕就如在“針尖上堆豆子”——難上加難。


位于東莞的某電子商務平臺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隨著國內電子商務平臺競爭白熱化,平臺內政策讓商家機會變少,廣告成本過高,進而導致盈利驟減,這種困局反顯在2019年的財務報表上。據其透露,該公司2019年全年銷售額雖近1.2億元,但凈利潤卻只有500萬元。


“我們已近一個月停工停產,沒有任何營收,但仍然要支出十足的人工成本、租金成本等。即便之后復工,因為我們的電子產品是由供應鏈提供半成品,供應商端復工正常交貨預計要到3月份。所以需要等到3月中下旬,我們才能有充足的貨物銷售?!鄙鮮齦涸鶉酥毖?,企業短期內要承受資金流的壓力不小。要想平穩過渡,必須在3月份追回1月、2月的目標,但這個實現起來難度很大。若無法實現,第一季度注定會出現嚴重虧損。


部分中小企業負責人在采訪中向記者坦言,當前是特殊階段,肯定希望能幫助國家做更多的事,但企業實際也是疫情下的無辜群體,頂住壓力保障員工在疫情期間的經濟來源,誰又來保障微小企業在這次疫情中遭受的損失?而這些壓力和損失若處理不當,企業很可能“倒下”,終致員工失業。


“現在已經九死一生,特別是這個年關難過,真的難。若疫情無法得到有效控制,2020年將會有不少中小企業倒下?!幣幻涸鹋┐迥茉吹綞瞪鈉笠蹈涸鶉送嘎?,去年底國家啟動空氣污染預警,企業連續停產2個月。本期望在2020年實現效益增長,但疫情導致產品交付延期,客戶取消訂單,運轉資金斷裂,可謂“雪上加霜”。


金融馳援初起


疫情所帶來的影響,已經從對行業的打擊,蔓延至更多的企業,甚至個體。這亦引起了相關監管部門的關注。


2月1日,人民銀行、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指出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文化旅游等行業,以及有發展前景但受疫情影響暫遇困難的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不得盲目抽貸、斷貸、壓貸;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企業到期還款困難的,可予以展期或續貸;通過適當下調貸款利率、增加信用貸款和中長期貸款等方式,支持相關企業戰勝疫情災害影響等。


此前的1月26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加強銀行業保險業金融服務配合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亦針對受困企業金融服務提出具體要求。


緊接著,包括央行上海總部、央行營業管理部(北京)、央行重慶營業管理部、和央行廣州分行等相繼公布了關于疫情防控的工作安排。就資金支持來看,央行多地分支機構鼓勵金融機構在定價、擔保方面給予優惠,實施專項優惠利率等支持方式;在審批流程上,可建立專項信貸審批綠色通道,對涉及疫情防控的企業合理信貸申請“特事特辦”、“急事急辦”,簡化流程、快審快批、盡快發放。


疫情之下,包括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政策性銀行、城商行在內的部分銀行機構,均針對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等采取了相應的紓困措施。如農業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中信銀行等出臺相關政策,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針對疫情防控的相應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的經營性貸款在現行基礎上利率下調0.5個百分點等措施。


與此同時,中國銀行、郵儲銀行、招商銀行、微眾銀行等提出,對于疫情影響正常經營、遇到暫時困難的企業,根據實際情況,通過減免逾期利息、貸款展期等方式進行支持。


記者亦注意到,目前銀行的信貸支持主要圍繞疫情展開,基本為生物制藥、醫療器械、醫藥科研等領域客戶。但即便是與這些領域相關,也有企業在此次疫情中申請貸款時遭到銀行“拒絕”。


身處疫情一線的湖北長江源制藥(下稱“長江源制藥”)有限公司董事長羅明對此感受頗深。疫情爆發后,他開始大量采購、調配醫療物資供應前線,這背后就需要足夠的資金支持。但當他向一家長期溝通的銀行提交貸款申請時,卻遭到“婉拒”。


公開資料顯示,長江源制藥隸屬于長江醫藥集團,后者目前產值銷售突破30億元、市值近40億元,旗下涉及中藥、膠囊、醫藥物流、醫藥連鎖等業務板塊。


在其他行業遭受疫情沖擊之際,醫藥等行業被視作將迎來新一輪發展的春天?!拔頤欽庵智榭齠汲粵恕彰鷗?,其他行業中未具規模的企業恐怕會更難?!甭廾魎?。


不在抗疫一線,但同樣因為疫情連續加班多日的廣州市金浪星非織造布有限公司(下稱“金浪星”)總經理馮灼輝,在談到近幾年從銀行申請貸款時,回答了三個字:“太難了”。據馮灼輝介紹,金浪星主做無紡布加工,此次疫情中主要是生產防護服。


據了解,該公司的產品以銷售到國外市場為主,但受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在2019年營業額達到5000萬元的情況下,僅實現50萬元的微利,而公司的人員也在近幾年從巔峰時的幾百人縮減至如今的幾十人。


“在公司業績和人員變化的過程中,一旦發生風險,銀行就會立即收走貸款;經營形勢再差點,根本拿不到貸款?!狽胱蘋砸浼按飼熬比縭潛硎?。


但在此次疫情之下,相比其他企業,長江源制藥和金浪星是“幸運”的。據了解,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湖北分行、廣東分行分別主動聯系到兩家企業,并迅速完成了兩筆貸款支持(長江源制藥4000萬元、金浪星500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銀行等金融機構采取針對小微企業等的紓困措施,包括萬達商管集團、龍湖集團、新城控股、愛琴海集團等公司均宣布了針對旗下商場商戶租金的減免措施。


但這些措施究竟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緩解當前遭受疫情沖擊的中小微企業困境?


“通常情況下,銀行貸款要考慮你的現金流是否穩定、是否有抵押物等因素,平常我們的授信額度都用不完,但如果疫情繼續,估計得反過來‘求著’銀行提供資金,但按照銀行的審批流程,很難及時‘滅火’;另一方面,地產公司減免租金看似幫我們解決了大問題,但是被迫暫停營業之后,成千上萬員工的工資依然是壓在我們自己身上?!澳炒笮筒鴕笠蹈吖苤毖?,當下,很多遭受沖擊的企業并不能得到相應的信貸支持,而且即便是延期還款、減免逾期利息和租金等措施,對部分中小型企業來說,也就是能夠再扛扛,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對于企業當前困境及相關措施效力問題,郵儲銀行高級經濟師卜振興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因為疫情導致停工停產,金融行業所謂的續貸、降低利率等措施,只是維持企業不發生名義上的違約,但是企業的成本不僅僅是資金成本,還包括租金成本、人工成本等方面,單純依靠金融支持畢竟有限,企業更需要的是有訂單和進項科目;其次,差異化的、定向性的信貸政策雖然聽起來很美好,但尚需要配套的技術和人力支持,沒有信貸調研,出現了違約事件,信貸人員依然要要承擔責任,這是客觀情況;再者,銀行目前也受疫情影響無法開展全部工作,很多政策難以完全落實到位。


期待更大扶持


“杯水車薪!”對于當前出臺的措施,多名在疫情中遭受打擊的中小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表示,若疫情繼續,且又無更大范圍的有效政策出臺,不少企業恐無法看到陰霾后的暖陽。


而當前,疫情拐點未至。據國家衛生健康委,截至1月31日24時,全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1791例,現有重癥病例1795例,累計死亡病例259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


另一方面,此次疫情已引發全球關注。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在日內瓦正式宣布此次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有觀點認為,雖然這并不代表中國被列入“疫區國”,但隨著疫情發展,其對中國經濟帶來的不良影響將引發市場擔憂,旅游、外貿等行業或再度遭受重創,且短期內難以恢復。


不少中小微企業主呼吁更大范圍的“減稅降費”政策出臺?!八胺咽實奔趺?、社保上繳額度彈性處理、給予這次受疫情影響不能正常返工所在企業一定的薪資補貼,或者針對未能正常工作的員工,是否可設定最低工資標準,而不是全額支付工資?!鄙鮮齙繾由濤衿教ǜ涸鶉酥毖?,在企業好的時候,要與員工共享成果;但在企業艱難的時候,也希望員工與企業共同克服,而不是讓企業獨自“負重”。


任澤平亦在《建議》一文中提出多條具體建議,包括:適當減免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嚴重的部門尤其是交運(民航、公路客運、水路客運和出租汽車)、旅游、餐飲、住宿等行業的增值稅,虧損金額抵減盈利月份的金額以降低所得稅;進一步降低社保繳費率,養老、醫療繳費率可分別降低1和2個百分點,降低企業負擔;給予企業部分受疫情影響期間受損行業的財政貼息,可暫定一個季度;對參與捐贈的企業和個人行為予以所得稅、個人所得稅抵扣,不受目前企業所得稅稅前利潤12%限額的約束,鼓勵社會捐贈等。


提及經濟金融領域的具體應對之策,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在《財經》上發文指出,貨幣政策要實現“兩降三提高”?!傲澆怠?,即根據疫情的發展和經濟的需要,及時引導LPR降息、實施降準,同時靈活運用MLF、SLF等貨幣政策工具,創新應對疫情專項流動性支持工具,最終降低企業和居民的融資成本。


“三提高”,即:加快批準金融機構資本補充的申請,提高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特別是服務民營企業、小微企業和疫情嚴重地區企業的能力;加強銀行、政府、企業多方信息對接,建議監管部門協調疫情嚴重地區的政府部門,最大程度與相關金融機構實現各方面涉企信息的共享,提高銀行遠程服務能力和服務效率,必要時由地方政府確定防控疫情重點企業白名單,并由地方政府給予信用背書,由金融機構,給予低息信用貸款等創新金融支持;建議監管機構加快完善不良貸款的認定和處置辦法,盡快出臺適用全行業的貸款盡職免責指引,切實提高監管部門對金融機構不良貸款的容忍度。在疫情防控背景下,形成金融機構敢貸、愿貸、能貸的環境氛圍。


而在上文提到的賈國龍、羅明、馮灼輝等企業負責人看來,出臺更大范圍內的有效政策肯定是當前的首要任務,但如何把這些政策落到實處,尚需多方努力。


“只有兩個字:‘落實’。不要來虛的落實,不要搞形式主義,不要說虛話和套話,要用實際行動來幫助企業。群策群力之下,一定能夠給中小企業生存發展帶來新的生機,進而堅定讓大家走下去的決心?!蹦趁裼笠蹈吖芟蚣欽弒硎?。


當然,對遭受新型肺炎疫情沖擊的行業、企業、個體來說,倘若疫情能早點結束,那肯定再好不過。重慶民宿經營者吳雨、北京某旅行社負責人林珂不約而同地在朋友圈發了一張圖片,上面寫著:“這世上沒有人比我們更希望世界和平、風調雨順的了?!?/p>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今晚好彩一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 北京单场最快开奖 广东11选5 福建36选7今天开奖结果 云南微信麻将群二维码 pk10计划人工计 pk10讨论群 竞彩足球计算器 中甲联赛2018积 篮球比赛积分 京东股票行情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上证指数年k线图 09上证指数多少底